叶不羞

太丧了
身心都很疲
什么都写不出来
文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顺便说一下我的下一个坑
all叶,现代修仙,有人看嘛~

王喻叶或者叶喻王或者喻王叶的文有人看不呀~
反正就是他们三个人玩

脑洞太多了,但没时间写

【叶蓝/喻黄】半面妆22(完结篇)

22
    我是许博远,曾经是一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后来我遇到了很多关心我的伙伴,虽然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心脏,经常和我恶作剧,但是我很喜爱他们,谢谢你们一直在我身边。
    我的男朋友叶修,姑且这么叫吧,因为他很快就不是我的男朋友了,而是媳妇。在这个圈子里,他可以说是远近闻名了,甚至出了圈子,很多社会大佬也要敬他一敬,他真的很酷,我很爱他。哦,他刚刚居然把我种的多肉给打翻了,很好,叶修,今天你也睡沙发吧。
  “蓝啊别气了,回头给你买手办啊~我上班去了~”
   自从叶修知道我混二次元了以后,每次惹我生气,都会给我买什么手办啊,cos服什么的。家里最大的一个手办等身180,往那一杵真是really逼真了,拿回来第一天放在拐角处,晚上起夜时差点没把我吓凉凉。
    叶修有的时候真的很过分,不过出差几天没见就像二十几年没开过荤似的,不管是清晨还是黄昏,浴室还是厨房,只要他想,火车就开的起来。
每次我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己身上星星点点的吻痕和大腿根上没有褪去的指印,我就想带着叶修去做绝育手术,和我家那只爱发情的猫一起。
  “叶修,我要告诉你妈,你欺负我!”
  “啥?”
  “你妈说了只要你惹我我就和她说,她来收拾你!” 
  “蓝啊,不是我说,这种事情告诉长辈你不害羞的吗?”
  “我不管!我就要说!”
  “成,叶秋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咱妈让咱俩今晚回家吃饭,你看你要不要和妈说说我‘欺负’你的事?”
  “啊?那我脖子上这个怎么办啊!遮不住啊!”叶修其实是属狗的吧,不然为什么这么喜欢啃人,许博远无奈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嗯?为什么要遮,不是要告诉咱妈,这可是证据啊!”
  “叶修!你再这样!我就!我就!”许博远双腿乱踢,踢到叶修脸上他也不在意。
  “乖,先把粥喝了”
  “鱼肉的吗?”
  “当然,不放香菜的”
  “这还差不多~”
    叶修除了没事就发情之外也没什么别的缺点了,能抗能打会说话,供吃供喝陪睡觉,两个人还经常去世界各地旅游,没事还能带我打游戏,但是我听叶秋说,以前叶修可不是这样一个感性的人,他除了工作,其他时间恨不得瘫沙发上等人伺候,这么说来我还挺感动的,发情的事就姑且原谅他好了。
    那天在家里撸猫看电视,连着好几个广告都是楷哥和沐橙姐一起拍的,零食啊,服装啊什么都有,但我最在意的是一个对戒的广告,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小蓝?怎么来公司了?”叶修低下头吻了吻许博远的唇,柔声的说。
“接我媳妇回家~”
   叶修很是配合的挽着许博远的胳膊。
“叶修,我昨天梦到你了,但又不是你,他好像是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叶修,我们聊了很久。”
“嗯?你们都聊了什么?”
“他和我说他的爱人也叫蓝河,和我很像,说他们是在游戏里认识的,有一次,可能是在游戏里把那个蓝河欺负狠了,他居然从另一个城市连夜飞来找他算账,然后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嗯,投怀送抱这一点你们俩还像的。”
  “嗯,你们俩的嘲讽体质也是满像的。”
  “真好,看来我们是天生一对。”
  “叶修,我有个东西要送给你。”许博远回身抱住叶修的腰,感受着叶修的温度“在我的上衣兜里,要就自己拿。”
   叶修觉得自己的心咚咚咚的要跳出来,当他抚摸到一个绒面的盒子时,愣了半天,没敢动。
  “不想要?”
   叶修笑了笑,将礼盒拿了出来,他紧张的喉结上下滚动,慢慢的打开了礼盒。
   一对戒指,安静的躺在里面。
“叶修,生日快乐~谢谢你一路都陪伴着我,我爱你。”
   叶修终于忍不住的将蓝河一把拉进怀里。
“等我老了,希望还可以这样抱着你。”许博远回抱着叶修,喃喃地说。
“当然,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
   你带给我的温度,让我学会如果去爱一个人,未来的时光,一路同行。

完结撒花*٩(๑´∀`๑)ง*

【叶蓝/喻黄】半面妆21

21
   “这是哪里?”
   许博远站在昏暗的房间里,灯管挣扎在死亡的边缘,终于无声的熄灭了。在灯光彻底消失之前他清晰的看见了门上的字:手术室。
  “我怎么在这?”
   许博远脊背上布满了冷汗,鸡皮疙瘩像病毒一样扩散着,他后退了一步,想要逃离这里。窗外一道闪电伴着雷声将身后不属于他的轮廓映在了墙上。
   “谁,谁在那!”
   许博远冲到门前,却无论如何都推不开那扇门,像是被人在外锁死了一样。“哗啦”一声,隔在两个床位中间的布莫名其妙的滑落。一具盖着百布的尸体停在那里。
    许博远忽然感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气从皮肤渗透过来,一晃神的功夫,床上那个尸体已经不见了。
  “无神论无神论无神论!”
    许博远不想,但仿佛有人按住他点头,逼迫他朝旁边看去。他睁大了眼睛,呼吸几乎停滞,因为他看见那个人正是他自己!他垂着头站着,像是被谁操纵着机械的抬起头,两个血洞直直的望向许博远。
  “不!这不是我!”许博远拿起身边的输液架猛的朝它砸去,一切事物都随着它的倒下而分崩离析,一阵恍惚间,他仿佛听见了叶修的声音。
  “叶修!”
  “小蓝,你醒醒!我在呢!”
  “叶修?。。。”许博远睁开眼睛,迎面看见的是那人紧张的神色,几天不见,他好像沧桑了不少,瘦了,胡子也没理。
  “小蓝,你醒了,你可吓死我了”叶修松了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不在悬着,他死死的将许博远搂在怀里,下巴上的胡茬扎在他的额头上。
  “对不起。。”许博远很心虚,他甚至不敢抬头看着叶修的眼睛,他意识到自己突然的离开给叶修造成怎样的伤害。
   “你没事就好”
    许博远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凌晨两点多“叶修?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会在这?”
  “我想你了,但怕你不想见我,所以,只好等你睡着了我再来。”
   许博远回想起这几天早上醒来看见自己的被依然完好的盖在身上,还以为是睡相变好了,没想过会是叶修每晚在这里看着自己睡觉。
    他眼前浮现出叶修坐在床边,在黑暗中出神的看望着自己的模样,蹬被时会轻柔的帮自己把被掖好,许博远鼻子一阵发酸,摇摇欲坠的泪光含在眼里。
  “我错了。。”
  “小混蛋”叶修捏了捏许博远的脸蛋“这次就绕过你,要是还敢离家出走,等我怎么收拾你。”
    许博远噗嗤一声笑出来“这次别算了啊,我还想任君处置呢”他服软的用滑嫩的脸颊蹭了蹭叶修的胡茬。
“啧,你个不老实的小家伙,睡觉!赶紧的!”叶修把人按回床上。
“一起嘛~”许博远向叶修伸出求抱抱的手。
“你先亲我一下”叶修指了指嘴唇,本来只是想逗逗他,没想到许博远直接把他拽到了床上,叶修也没客气,他这几天尝够了只能看着却触摸不到的苦楚,两个人就着这个姿势亲昵了一会,最后叶修竟趴在许博远身上睡着了,一定很累吧,许博远揉了揉他的头发,心疼的想,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们一起面对。

  “没问题吧?”与张新杰认识这么多年,叶修深信他的医术,有很多次老韩都已经是半条腿迈进棺材的人了,硬是让张新杰给从地狱拉了回来。
  “叶神放心,前段时间我去了一趟国外,研究了很多类似的病例,现在已经可以知道如何避免事故发生了”
  “恩,我相信你”叶修点了点说到“老韩有消息了吗?”
  “嗯,人已经找到了,已经承认故意伤害了,您想怎么处理?少爷?”张新杰收起了笑容,认真的看着叶修,像是等待叶修发号施令一样。
    叶修有些出神的看着张新杰,自从他离家,少爷这个称呼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有些陌生,好久之后才叹了口气缓慢的说“等小蓝病好了我亲自去吧。”
  “是,少爷”张新杰毕恭毕敬的说。
  “你干嘛啊,突然这么严肃?”
  “就是想看你不知所措的样子,心情好了不少。”
  “啧,心真脏”
  “还不是跟着少爷时间长了,耳读目染嘛。”
  “滚蛋,真是神烦。”叶修嫌弃的挥了挥手,倒是自己先转身走了,张新杰看着叶修的背影想,明明是个如此厉害的人物,却在家庭关系上搞得一团糟,还真是别扭呢,少爷。

    等待是个非常磨人身心的事,从许博远进了手术室后,那扇门已经几个小时没打开过了,没有人知道里面情况怎么样,叶修靠在墙边一言不发的抽烟,所有人都不敢说话,连呼吸声都很轻,心跳声好像都重合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手术室大门看,叶修觉得自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许久,张新杰带着笑容走了出来,望向叶修点了点头。

【叶蓝/喻黄】半面妆20

心脏杰上线
20
   “早上好~”张新杰刚连夜做完手术,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略显疲惫,出门买个早餐的功夫,意外的碰上了某个离家出走的少年。
   “张医生?巧,巧啊”许博远本来想装作没看见偷偷溜过去,没想到张新杰将他Nicolai自行车横在了自己面前,这让他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是啊,我在这家医院工作,昨天休班。”张新杰将耳机挂在脖子上“吃早餐了吗?要不要一起?”
  “不用了吧”许博远汗颜,张医生原来是自来熟吗?
  “这样啊,那我给叶修打个电话吧,他可是在满世界找你。”张新杰说着就掏出手机,还真的拨通了叶修的电话。
  “别别别,我去,我和你去还不行吗?”许博远急得整个人扑上来,但他不敢大声,因为他听见了话筒里叶修的声音。
  “新杰,怎么了?”
  “没什么叶神,老韩找你有事。”
  “老韩?”叶修那边空白了两秒钟“我知道了,谢啦”
  “客气”
   听张新杰说了别的事,许博远松了一口气。
   张新杰面带笑容的挂了电话“走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早餐很棒,要我载你一程吗?”
  “不不不用。。。诶?”
   张新杰看着少年挥来挥去的手,竟一把抓住他“上来,我上班要迟到了”
   许博远觉得自己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他拗不过张新杰,只好坐在了他的车后座上。

  “张医生,您?”许博远看着面前一丝不苟吃饭的人,再次刷新了对强迫症的理解。
“嘘,食不语”张新杰严肃的样子让许博远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错事,一声也不敢吱。
“噢噢。。”许博远觉得这顿早餐味如嚼蜡,只想快点结束。
“五分二十八秒”张新杰没由来的说了一句话,搞得许博远一头雾水,直到张新杰用餐巾纸沾了沾嘴,微笑的看着他,他才反应过来,张新杰是在说他离用餐结束的时间是五分二十八秒。。。
  “好了,小朋友,我们来谈谈吧。”
  “小,小朋友?”
  “做出离家出走这个行为的人,难道不是小朋友吗?”
  “额。。我。。”许博远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是说不赢了“张医生你能不能别告诉叶修你见过我。”许博远想了想终于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事。
  “也不是不可以,但你的手术必须由我来做,而且不可以在我这玩失踪,我就答应你不告诉叶修我们见过面的事。”
    许博远总觉得这是一个坑,但是他完全没有办法拒绝“好吧,我答应你。”
  “嗯,手术时间安排在周五上午九点,这几天你就先住在医院吧。”
  “诶?为什么?”
  “检查身体(怕你跑了),好了和我回医院吧,小朋友~”
   “张医生,你能不能别这样叫我了啊!”许博远无奈的悲鸣。

   
  “嘿,小许~好巧啊~”黄少天像大型犬一样飞扑过来,给了许博远一个满怀。
  “黄少?你怎么在医院?”
  “啊那个,我陪文州到医院复查”他捅了捅喻文州的腰“是吧队长。”
  “啊,我的手好疼”刚刚还满面笑容的喻文州突然按着自己的胳膊面无表情的说“啊,疼。”
   黄少天嘴角抽了抽剜了他一眼,从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我刚刚路过一家糖果店,这个包装实在是太可爱了,没忍住就买了下来,但是你知道我要保持身材吸粉的嘛,刚好遇到你,就给你吧!”
  “啊,不用了。。诶?”
   黄少天把巧克力塞进许博远怀里“你就收下吧,我要去陪文州看病去了啊,他疼得不行了,我们先走了啊拜~”
   就在许博远拿着巧克力不知所措的时候,苏沐橙甜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小蓝~巧啊~”
  “沐橙姐?”
  “最近有点犯胃病,来医院开些药,能遇到你真不错。”
  “啊,我也是,遇到沐橙姐很开心”
   苏沐橙被许博远害羞的样子逗乐了“这个给你~”苏沐橙递过来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
  “这是什么?”
  “秘密”苏沐橙微微歪了下头,做了一个甜甜的wink。
  “我不能收你的礼物,我。。”
  “有什么不能收的,你不是嫌弃我吧?”苏沐橙嘟着嘴很受伤的样子。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女神!”
  “那就收着嘛~你好好休息,我一会还有拍摄,先走了哦~”
  “啊,沐橙姐再见”
   在陆续和各种朋友的各种偶遇下,许博远收到的礼物堆了一整床。
   他气呼呼的冲进张新杰的办公室“张医生!你不是答应我不告诉叶修的吗!”
   “嗯?发生什么了吗?”张新杰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我的朋友都到医院里来和我假装偶遇,送了我一大堆礼物,我在这里住院只有你知道啊!”
  “我答应你不告诉叶修,但没答应你不告诉别人啊”张新杰双手撑在下巴,理直气壮的说。
  “你!算了”许博远气结,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他怪不得张新杰,而且有这么多朋友关心自己,许博远觉得心里也很温暖。
   “对了,叶修让你给他回个电话。”
张新杰在许博远垂下头要走出门的时候,幽幽的说了一句。
   “我!”许博远崩溃状扯了扯头发“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叶蓝/喻黄】半面妆19

真的只是太爱了。
19
     许博远发现自己最近特别讨厌钟表的滴答声,那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死神,拿着他罪恶的权杖不断的敲打着心脏,提醒你该走了。
     从窗户向外看去,对面高楼擦的明亮的玻璃窗亮的有些晃眼,但这些惹人的生烦的光却让他不舍得错过。
    许博远最近总会忽然就看不见,他趁着叶修去公司悄悄去过医院,他觉得自己就要下地狱了,是的,他认为自己就算死也不会去天堂的,因为他并不纯洁,他一直在用叶修对自己的感情诱骗着他和自己一起堕落。
    如果再不离开或许会拖累叶修一辈子,如果再不舍于现在的快乐,那不久的将来将会承受可怕的惩罚。
    许博远抱着被子蜷缩在柔软的床里,鼻腔里尽是叶修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他双眼挂上了朦胧的雾气,脑海里一遍遍的浮现着叶修在身上驰骋时的样子,耳边仿佛听到他得到满足后充斥着情欲的低喘声。
     许博远觉得自己真的很可耻,只是这样想着叶修,就已经控制不住的硬了。
     他到浴室冲了一个冷水澡,平静下来后,他觉得自己不能在继续在这个房间里待下去了,房间里的每一处都在勾着他的回忆。
    许博远选择了离开,他拉着行李箱站在灯红酒绿的城市街头,轻叹着,看来只能去那了。
   “有人在吗?”许博远推开有些沉重的红木门,门上风铃叮当作息,然而并没有人出来接客,许博远环顾着这间古朴的酒吧,装修上大致与当初一样,但还是有些地方翻新了,这让许博远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毕竟在他的认知里,魏琛是一个从会不在乎店里装潢这种事的人。
   “哥哥好!”稚嫩的童声传近许博远的耳朵里,只见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男孩从柜台下爬上来“哥哥想要喝点什么,爸爸出去了,我给你做”看着小孩身子底下颤颤巍巍的高脚椅,许博远实在是怕他摔下来,忙把他抱到柜台上坐好。
  “小弟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啊,你刚刚说的爸爸是谁啊?”
  “我爸爸可厉害了,他是赛车冠军!”
  “赛车手?”许博远惊讶的张大了嘴“你爸爸不会叫魏琛吧?”
  “大哥哥认识我爸爸吗!”小家伙似乎很激动,肉肉的小手不断的扯着许博远卫衣帽上的绳子。
  “是啊”许博远苦笑了声“而且如果你知道我和你爸的关系,或许你就不能叫我大哥哥了。”
  “咦?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呢?”
    许博远瘪了瘪嘴“或许是,叔叔吧?”
  “啊?不要!大哥哥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是叔叔!我就要叫你哥哥!”
    许博远突然被小孩子夸可爱心情好了些许,他宠溺的捏了捏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蛋“你叫什么名字啊~”
   “魏果~哥哥叫我小果子就好啦~”
   “!”许博远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听见这个果字,他不得不想起了自己的高中英语老师,陈果。
    说起自己的老表哥魏琛在一次参加自己家长会后就开始狂追当年蓝溪高中一枝花陈果的英勇事迹,许博远就觉得背后一阵发冷,天知道为什么平时脾气巨好的陈老师突然在某一天像自己欠了她巨款一样天天找茬,原来是魏琛这个老流氓!
   不过也拜他所赐,许博远的英语成绩每年都保持年纪第一。
  “哥哥,你怎么了?”
  “咳,没事,你妈妈呢?”许博远憋了半天,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喊出小果子这个昵称。
  “妈妈和爸爸一起出去了~”
  “你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知道!我听见他们说要去离婚!”
  “噗”许博远差点没被自己呛死,搞什么这两个大人!把小孩子自己留在店里去离婚?看着小果子无忧无虑的笑容,许博远没由来的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呦喂,这是谁家小白眼狼啊~”
    许博远听见门口魏琛那欠揍的声音,气不打一处来,刚想骂他怎么把小孩子一个人留在店里,要是有坏人怎么办,一回头,什么话都憋回去了。
   “陈,陈老师好”
   “臭小子叫什么陈老师,喊嫂子!”魏琛作势要踹许博远的屁股,让陈果一掌给拍飞了。
    陈果瞪了一眼委屈吧啦的魏琛,转过头热情的招呼许博远“小许这么帅了~”
   “陈。。嫂子别开我玩笑了”不愧是母子,许博远感觉自己再被人夸可能就要飘了。
   “媳妇,我和儿子都饿了,你快去做饭吧~”魏琛搂着陈果的腰推推搡搡的进了厨房。
   “我说,你小子不是扬言要离家出走吗,怎么还好意思回来啊”魏琛从后面给了许博远一个爆栗。
   “啧,疼死了”许博远揉揉脑袋“还说我,你俩不是去离婚了吗?”
   “切,你嫂子哪舍得我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魏琛点了一颗烟做到许博远身边“说吧,有啥事我能帮的”
  “你不会想知道的”
   “你不是把人家小姑娘肚子搞大了之后潜逃了吧?”
   “去去去,你以为都是你啊?”
   “不是?那难道是你还不起高利贷惹上了黑道大佬?”
   “啧,我在你心中都是什么形象啊”许博远嫌弃的推开魏琛,忽然注意到他手上的烟,叶修也喜欢这个牌子。
   “哎呦喂,小祖宗有什么事是你不能说的啊,磨磨唧唧的一点也不是你性格啊。”
  “其实,就是我交了一个男朋友,但是最近因为一些事我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所以。。”
  “所以你又离家出走了?”
  “什么叫又啊,魏琛咱俩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得得得,比起这个。。你刚刚说的是男朋友我没听错吧!”魏琛神神秘秘的凑过来。
  “啊,男朋友”许博远想了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我去,这么劲爆,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干嘛还离家出走啊?他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
   “没有,他很专一,而且对我很好”许博远停顿了一下“就是那种肯为你付出一切的人,你懂吧?”
  “你有负罪感吗?因为他付出的太多了,而你事实上什么都没做?”魏琛突然撇开他一直以来的散漫样,对着许博远认真的说。
    许博远一时间真的不知如何回答,或许就是这样吧。
  “听哥的,别钻牛角尖了,你要是真的为他好,就老实的在他身边呆着,比什么都重要。”
   “可要是我的存在成为他最大的累赘了呢?”
   “他如果真的爱你,是不会把你当累赘的。”
   “可我做不到心安理得的接受!”
   许博远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已经站起身来对着魏琛喊了。
   整个房间安静下来,连陈果都从厨房里出来了,小果子似乎是被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陈果忙抱着小果子哄起来。
   “抱歉”许博远捂着脸跑了出去。
   “我去看看”魏琛不知道在许博远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一向温文尔雅的弟弟即使受了委屈也从不会如此的发脾气。
    魏琛在许博远冲出来之后就跟出来了,他看见自家弟弟扶着墙大口的喘着粗气,仿佛下一口气就要上不来了。
   “你怎么了?”魏琛扶着快要栽倒在地上的许博远,担心的问着。
   “哥,对不起有件事我瞒了你”许博远靠着身后的墙一点点的滑下去“我可能,快死了。。。”
   “什么?”魏琛蹲在许博远面前,震惊的看他。
   “即使手术成功了,我也可能会变成一个瞎子”许博远像一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我到宁愿我死在手术台上,也不想连累他一辈子,因为我了解他,知道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不会离开我,就因为这样。。我。。。”
    魏琛紧紧的搂着哭的溃不成军的弟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或者此刻让他大哭一场是最好的方法。
  “抱歉,博远”魏琛只能为刚才未能及时感到他濒临崩溃的情绪而道歉。
  “可以让我住在这一段时间吗?”许博远哭累了后,有气无力的靠在魏琛的肩膀上“我想不到除了你还能有谁收留我。”
  “当然,你是我的弟弟,除了我你还能找谁”魏琛把许博远从地上拉起来,才发现他的身体消瘦了不少“走吧回家,你嫂子大概已经做好饭等我们了吧”
   “嗯”许博远点了点头“哥。”

【叶蓝/喻黄】半面妆18

18
     黄少天哼着自己写的歌,翻着接下来要拍的电影剧本,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坐在沙发上,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少天,有件事我想你应该知道,这部电影,已经取消出演了。”黄少天现在的处境对于一个当红艺人来讲,几乎是灭顶之灾了。
   “哦,可惜了,我还挺喜欢这个角色的。”黄少天把剧本扔到一边,随意的揉了揉额前的头发,如沐春风的笑问“那今天的颁奖晚会我还用不用参加了?”
   “这。。”李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此时的宴会厅外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们都高举着黄少天的灯牌,但并不是来应援的,而是来闹事的。黄少天险些被不知从哪飞来的瓶子砸到,换了谁遇到这种事都会选择离开。
    但黄少天现在却站在镜子前,若无其事的整理着西装,化妆室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说话,没有人知道黄少天是怎么想的,李轩尤为如此,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黄少天仰头一口喝净了杯中的红酒,喉结滚动,他舔了舔嘴唇,平静的说“当然要参加了。”
    黄少天落座时,在他四周的艺人依然和以前一样,友好的打着招呼,黄少天客气的回应后,便一言不发的坐在座位上,他早就厌烦了这些虚伪的寒暄。
   “下面让我们来公布最佳新人奖,首先让我们有请颁奖人影帝黄少天先生。”
   黄少天愣住了,完全没有人通知过他今天他要上台颁奖,或许李轩现在也在后台跳脚呢,黄少天笑了笑,还真是心急啊,这才刚出事就急着要把自己踢下去呢。
    他礼貌的向四周点了点头,从容不迫的走向了颁奖台,台上的新人恭恭敬敬的喊着前辈,握手时却只是堪堪的握着,然后嫌弃似的甩开,因为颁奖台的遮挡,摄影机完全捕捉不到他的这些小动作。
    黄少天深知他这些小把戏,完全不着他的道,面对镜头时依然像一位爱护新人的前辈。黄少天听着主持人说着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听着新人虚伪的获奖感言,突然有些反胃,如果可以他真想把那个臭小子按在地上揍一顿。
    主持人还在说着什么,黄少天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颁奖仪式已到尾声,黄少天松了口气准备下台时,宴会厅里的灯突然全都灭了,霎时间会场里一阵喧闹。
    恐慌持续了几秒钟,灯光又恢复了起来,然而台上只剩下黄少天一个人,会场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看屏幕那是什么!”
    屏幕上赫然是黄少天和喻文州拥吻的照片!不知是谁在上面用鲜红的笔写着各种不堪入目的话。
   “天哪,他居然是一个同性恋”那是一个和自己关系还不错的女演员。
   “不是吧,我以前还和他拍过戏”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十八线男演员捂着自己的胸前,一副被玷污了的样子。
    黄少天听着这些话,他已经预感到如果他回头会看见什么,他甚至听见了自己颈骨的咔咔声,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圈子混了这么多年早已经看透了娱乐圈的虚伪,但他实在是低估了人心的险恶。
  “不要看”一双手忽然附在了他的双眼,将他揽在怀里,挡住了黄少天的视线。
  “文州?”黄少天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人“你怎么来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喻文州紧紧的握住黄少天的手,“让你面对这些,是我的错。”
    大屏幕上的照片被及时替换掉了,李轩急忙赶到台上,而黄少天却敲了敲麦克风,深吸一口气面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台摄像机“其实,我想和放照片的那哥们说,干的不错,给我们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公开”
    喻文州见黄少天还能开玩笑,便稍稍放下心来。
  “十年,足够让一个人看清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而我别无所求,只有他一个人而已,我可以什么都没有,但就是不能没有他。如果你们觉得我的做法令你们无法接受,那我向你们道歉,但从今天起,我黄少天,退出娱乐圈。”
    黄少天说完这段话没有去看台下那一张张震惊的面孔,深深的鞠了一躬后拉着喻文州直接就走了。
   良久台下传来一处掌声,人们似是反应过来一样,掌声愈来愈烈。
   下台后,黄少天回身就把喻文州按在墙上吻住了他。
  “少天,你总是喜欢胡来”
  “怎么?你不喜欢?”
  “喜欢,喜欢死了。”
   本来安排好用来公开的记者招待会干脆也不用开了,黄少天本以为自己可以彻底脱离娱乐圈好好和喻文州过日子了,但他万万没想到,他的粉丝们居然会如此挺他,他的人气不减反增。
    虽然他再也没接拍任何一部电影,但有这么多人祝福他们,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算是没白过。
  “少天,明天有空吗?”
  “有啊有啊,队长要带我去哪玩吗?”
  “是啊,带你去见我妈”
  “什么!”黄少天吃了一半的薯片啪嗒掉了下来“可我,可我还什么都没准备好!怎么这么突然!”
  “不突然”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鼻子“十年前就想带你回去了”
  “呜,队长”黄少天扑上来,坐在喻文州身上跑着他的头,吧唧一下亲在他脸上。
  “少天,腰还疼吗”
  “嗯?早不疼了啊”
  “那就好”喻文州抱起他走向了卧室
  “队长啊,明天不是回家嘛,今晚要不就别。。”
  “放心,我不会弄在明显的位置的”
  “不是,我不是担心这个啊啊!”
   拉灯。。。

【叶蓝/喻黄】半面妆

单独加了一个tag:全职半面妆,方便小伙伴们吃粮。
新手写的不是很好,请见谅~
(人 •͈ᴗ•͈)۶♡♡比心心